头像

小草app 746

倾颂眼中有雾气在盘旋。

而且,即便这样的方式可以让麦兜活下来,他也不愿意让女儿承受这样的痛苦。

他宁可寄希望于那份特制药。

倾慕显然是明白他心中所想的,因为,他也是有女儿的人。

他的目光忽然柔软而温暖:“两天前的一个晚上,一一过来找过我,说是她很喜欢麦兜,知道这是洛家的小郡主,她简直欣喜若狂。

她觉得,眼下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洗髓池。

鉴于之前,迩迩教过她可以将一个人痛苦转移到自己身上的办法,一一说,我们全家一起承担!”

倾颂:“……”

倾蓝微笑着,走上前,拍了拍倾颂的肩头:“倾慕刚才跟我说起,我非常赞同。

出生之后,我就在北月,一直没有对尽过什么哥哥的责任。

从小时候,到现在这么大了,我也没有为做过任何事情。

而且,珍灿未婚先育这件事情,我们洛家确实对她有愧,也对麦兜有愧,才让她们母女在国外漂泊,还受尽委屈。

咖啡馆弹钢琴美女安静温柔图片

小五,我愿意承担!

而且我会觉得能参与这件事情,是非常幸福、非常骄傲的事情。

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承受那样的痛楚,肯定挺不过去。

但是我们全家这么多人,我们一起帮着麦兜分担,一定可以帮助麦兜挺过去!”

倾颂张了张嘴,泪水已经顺着俊朗的面容潸然而下。

他万万没想到,两个哥哥要带给他的是这样的消息。

倾慕勾唇一笑:“而且,晞儿这几日也与我说起了一件事。

他说,鉴于乔家主母有圣女秘术,他并不觉得夜康两口子会坐以待毙。

在今夕决定与夜康再次失去视觉、或者触觉之前,将这件事情落实到位,是非常有必要的。

因为圣女秘术不可更改。

一旦他们以自己的健康换了麦兜的健康,就算入了洗髓池也无用。

可是,麦兜提前入洗髓池,他们便不用为了子孙做出如此牺牲。”倾慕言罢,眸光欣慰地感慨:“不管是一一,还是晞儿,他们的思虑都很周全。我也细细考虑过这件事情的可行性,我觉得,只要我们洛家上下一心、精诚团结,必然可以

还麦兜一个健康的身体!”

倾颂忽然拥着被子,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他从小就在幸福的家庭中长大,备受宠爱,哥哥们过去受的苦,他从来不曾受过,可如今却要他们为了自己的女儿承受痛苦。

他……

倾蓝笑着将倾颂拥入怀中,紧紧抱着:“小五,乖,不哭了。

麦兜是洛家的郡主,也是乔家的外孙女。

这是乔洛两家百年联姻的爱情结晶,为了她,我们一起加油,不管是对巩固我们家族的团结,还是稳固乔洛两家的关系,都是非常值得去做的。”

安抚好倾颂的情绪,倾蓝与倾慕笑呵呵地回了春阁。

不用他们多说什么,今夕已经看见了一切。

当倾慕跟倾蓝将这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今夕已经已经泣不成声。

春阁的所有人,包括凌冽、慕天星在内,就连沈帝辰夫妇也坚持要分担一部分,这让夜康夫妇、珍灿更是感动不已。

方沐橙当下就跟珍灿要了麦兜具体的出生时间。

这一次,珍灿很爽快地给了。

他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含笑道:“五年后,等小郡主年满十岁,有一个属于她的大吉之日。

不如,我们就在那一天送她入洗髓池吧!

她现在还太小,现在进去,即便我们替她承担了痛苦,可是那寒彻骨的池水她也受不住啊!”

凌冽赞同:“现在最重要的是,通过接下来五年的时间,给麦兜好好调理身体,让她比现在更加强壮。”

今夕哭着给凌冽跪下:“今夕多谢皇兄!多谢陛下!多谢……”

慕天星立即上前将今夕扶起来:“快别说了,麦兜是我洛家的郡主,我们全族一起为了她的生命而努力,这是义不容辞的!

说到底,珍灿她们这些年的苦,全是我们小五……”

“不!时候云清逸那个畜生!”今夕在这一点上还是拎得清楚的:“四殿下也是受害者!他也是受害者啊!”

众人相互鼓励,相互安慰,春阁,仿佛又回到了一百年前,凌予将军还在的时候。

而后。

倾慕以洛氏家族家主的身份,对家族全体成员下达了一份“全族召回令”。

此令下达之后,祈亲王府、宝亲王府、和硕亲王府以及洛氏家族全体成员代表,均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承诺他们必定在五年后统一回归,一个都不少!

勋灿是下午四点回到春阁的。

他一出现,倾慕就好奇地盯着他:“今天是麦兜的生日,怎么不让颜之过来?”

外甥女的生日,做舅妈的不再现场,显然说不过去。

勋灿面上尴尬,却只能坦白:“她还不知道我是王府世子,只知道我是个军人,父亲也是军人,母亲在经商。所以,我……过些日子再、省的吓到她。”

倾慕笑了:“她不看电视?”

勋灿心里其实是在骂倾慕,指婚就指婚,指个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就是了。

偏偏给他指了个超级麻烦的母老虎,身世还那么可怜,搞的他每次想吵架又觉得何必跟她计较。

今夕马上接了话:“陛下,我跟看康康真的特别特别喜欢颜之!

这丫头心思单纯,特别善良,她不但把小米粒照顾的很好,还把整个别墅上下都打点的很好。”夜康也道:“颜之是个单纯的孩子,原则性很强,也很有才华。她很少关心国家大事,我们这样的身份摆在这里,才会天天盯着国际新闻跟军事要闻,一般老百姓不会关心

这些。她之前在杂志上也见过勋灿,但是,那只是重点突出去写勋灿的军事才华,并没有点勋灿的世子身份。她是真的不知道。”

倾慕凝眉:“可是今日不到场,实在不像话!该罚!”勋灿面色一变,对着倾慕长拜道:“陛下!是我的错,我根本没有告诉她这些!她已经在非常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了!陛下要罚,就罚我吧!”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