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茄子app新郎

面对古天羽的磅礴之剑,李黛并没有回避或心慌的感觉,因为在古天羽眼中,他快到极致的剑到了李黛强大的神识下,简直是慢动作的回放。

而激动战意之间也是无比激动,因为它本属战之剑,所以遇到强大的对手想战是他它的本能,它就像一个充满锐气的孩子,一门心思想干倒大人。

至少在渡业剑灵眼中,天羽剑是这样的。

而哪怕它只是灵体,还是因为要战斗临时被新生分离了出来的灵体,可以自由发挥的灵体,但哪怕只是灵体,天羽剑的力量在融合了空间后更加强大的渡业剑灵面前也是孩子,是纸老虎,一戳就破的那种。

不过这‘纸老虎’显然太调皮了,太爱战斗了,加上它的主人修的是战之胜之剑意,同天羽剑爱战斗的本性是相通的,所以古天羽能拿到天羽剑,还为它以自己名字中的字命名,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天生就是那么相配,很多时候剑选择主人,或者主人选择剑,都是有一定磁场相吸的道理的,只是修真界的人不懂什么磁场,他们会把它定义为机缘。

如烟火轨迹的天羽剑一剑而下,漫天飞羽,那飞羽中带着凌厉的战意朝李黛包围而来,没有给她逃离的机会,没有丝毫缝隙。

“哈,我的羽之剑你可能接住否?”看李黛瞬间被自己的羽之剑包围,古天羽非常兴奋,并且期待结果。

“嗤嗤嗤——”

“轰轰轰——”

漫天的飞羽看似虚幻的羽毛般柔软,可其实一点也不温和,这羽之剑完全是由他的战之胜剑意融合而来,每一片羽毛都带着凶悍如虎的战意,且因为这激昂的战意,导致那柔软的‘羽毛’也像变成了刀子,划破空气而来,快速又极致,同空气发出‘嗤嗤嗤’的摩擦声和‘轰轰轰’的撞击声。

知道李黛的修为高,所以古天羽一发招就想先发制人,而因为李黛的修为高,他也不怕真的把她伤着,所有出手是一点没有留手。

而且在万剑宗的剑修眼中,他们最爱剑,一生钟情于剑,如果自己将来某一天死在别人的剑下,那一定是最美好的死法,所以他自然的也认为李黛如此,如果李黛真的太弱鸡被他意外杀了,那也是一种荣幸。

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

毕竟不是谁的血都可以沾染天羽剑的。

李黛是不知道古天羽的想法,知道恐怕会回击得更快更凌厉了。

去他的一生钟情于剑,她李黛谁也不钟情,只钟情于自己。

“我的《天羽剑法》可还有很多招,清灵君看你能接多少!”眼看李黛已经完全被天羽剑毛包围,她却没有半点躲避,古天羽没有对李黛的担心,反而是兴奋。

作为一位战斗狂热分子,他当然是希望李黛越强越好的。

以他的心里评估,李黛应该最多能接他七招,而不是他《天羽剑法》的全部十招。

说起天羽剑法,也是有来历的,因为它不是万剑宗藏书阁的剑法,也不是传承于万剑宗某个人的剑法,而是一套天羽剑中隐藏铭刻的一套剑法,因着剑跟了他的名字叫天羽剑,所以剑中的剑谱,也不知是哪位大佬创的剑谱,自然也叫《天羽剑法》了。

至于这名字够不够威风,那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

因为剑修追求的本来就是剑的本身,不是一些形式的东西。

“当当当当当!”

这边古天羽没有放松戒备,时刻注意到李黛的行动,本以为他被自己的剑之羽包围,被无边的战意包围,怎么也要一时半刻才能挣脱出来,却不想被包围的下一刻,一阵‘当当当当当’声响,似什么硬器互相碰撞的声音,然后,羽之剑碎裂成渣,李黛毫发无损出来了。

“好!”古天羽大呵,“不愧是合体修士,有些本事,剑不出鞘就将我第一招破了,再来,接我第二招……”说着以更快的速度发动攻击,身形如鬼魅,快如闪电,“万羽合一,去!”

却见那被李黛粉碎的剑羽,又以更快的速度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把形似天羽剑的幻剑,以更快的速度变李黛而来。

李黛却是表情都没变一下,轻声道:“该我了!”因着自己修为的强大和变态强大身体强度,所以李黛并没有躲古天羽的那一剑,因为以它的威力,不要说在李黛眼中又慢又弱小的一剑,哪怕古天羽把最强的剑招发过来,李黛也不会受什么影响,因此她硬接,是想亲自体验一下那剑中的战意。

她领悟时间剑意,杀戮剑意,战之剑意却没领悟过。

如今有个学习的机会,她如何能放过。

李黛放松自己的身体,让那无尽的战之剑意洗刷自己的身体,沐浴在其中,然给李黛的感觉,她除了心中无尽澎湃升起的战意外,并没有其他感觉。

所以这就是战之意的真谛么?

让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将心中战之猛兽释放出来,而且战之剑意领悟得越深,应该越想战斗,就像瘾君子一样,不战就心里发痒发慌,就是古天羽给她的感觉一样。

不过有战意,这感觉并不坏,李黛有把握自己可以控制任何战意的澎湃,而此时处于战斗中,就不不需要控制了。

体验了一把《天羽剑法》的威力,也够了,接下来李黛也试着反击了。

所以在古天羽第二剑来临时,李黛淡淡的说‘该我了’,表示了自己回击的决心和态度。

“血海尽!”

李黛的血海一出,杀气冲天,这是杀戮剑意招式中自带的,李黛无法控制,此时也不想控制。

“嘭——”

一把如血的镰刀之剑影撞上万羽合一之剑,整个天坑发出震碎耳膜的声响来,巨大的浪波冲击着李黛和古天羽,而这剑浪之中李黛没有动,脚步稳如山,像扎根在地上似的,而古天羽感觉就不那么好了,李黛轻飘飘的挥出一剑,却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整个人更像被一波无形的海浪推移着,极速倒退,脚根本不听使唤。

“沙沙沙沙沙!”

古天羽足足退了数百米才控制住身体稳了下来,嘴角似乎有血而出,被他一袖子快速擦掉了。

“好!”他眼中发着光兴奋的大叫,“来吧,就是这样,让攻击更猛烈吧!”显然李黛的强大没有让古天羽退缩,他战意飞扬,整个人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更加兴奋起来。

外面,无数人通过投影石看见两人战斗的场面,都热血沸腾,而更是有人讨论李黛古天羽两人,他们谁能赢?

“我看是清灵君,她实力在那儿摆着,杀戮剑意也是达到了路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她有意杀人,那剑落在人脑袋上,那么快速度,没有躲得开。”

“是啊,是啊,清灵君太厉害了,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有,清灵君可以比古道友晚出招,可两人剑影碰撞的位置,可是更靠近古道友这一方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清灵君剑的速度,不止快了古道友一倍。”

“我看不见得!速度快又怎样,杀戮剑意领悟圆满了又怎样,在这里根本没用!杀戮剑意的真正威力,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最大,而这剑之切磋,又不能真正杀人,所以越到后面,这剑意反而成了成功战胜对手的掣肘,怎么也不方便。”

“是啊!”有人赞同他的观点,“天羽君的战之剑意就不一样了,敌人越强大,越容易被激发潜力,那是相当可怕的,何况……”他话头一转,小声道:“何况我可是听说了,万剑宗的天羽君,从无败绩!哪怕是越级挑战都没有,他最厉害的成就,可是在极端战意下斩杀过大乘修士!所以万剑用的天羽剑,也算一战成名了。”

而外面讨论得激烈,天坑中,也的确出现了众人讨论的情况。

李黛领悟时间剑意和杀戮剑意,一个带走人寿元,一个直接斩杀,都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要人命的东西,如果不是李黛刻意控制,古天羽有一百条命都不够使的。

而杀人的剑在比斗切磋中,就受到了掣肘,不注意的话会让对手丢了命。

李黛是李黛,她可没有剑修死在剑下是无比光荣的事,既然是切磋交流剑,李黛自然不可能让对手死,因为很有原则的她反而没有战意激昂的古天羽放得开。

不过也没关系,她学习能力强,领悟快,今天她剑招还是用自己的剑招,但融入剑招中的剑意,就用那还在入门领悟的战之剑意吧。

“轰轰轰轰轰——”

“砰砰砰砰砰——”

惊天动地的战斗,越到后面,古天羽伤得越重,浑身都流血了,可他兴奋得眼睛通红,像感觉不到痛似的激动无比。

而他也震惊的发现,李黛的剑招是她自己的,为什么里面的剑意那么像他的?

然后仔细感觉,发觉那不是错觉,真的不是。

然后兴奋过头的古天羽脑子当机了,傻掉了。

这是以战迎战么?

以他之战意迎他之战意?

可李黛不是战之意者,但如果是现成领悟的,那就太可怕了,可怕到古天羽这个天才不可想象。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