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香蕉视下载app原版tv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乔琛曾说过,陆金豪如果想要有个十分完美的身材,就需要戒糖。

他这段时间确实戒了,忙到没有时间去吃。

可是一触到那甜蜜,他立刻沦陷。

果然他戒不了。

两人从楼下到楼上,从门口到客厅,最后抱团滚到了床上。

胡染被推开,陆金豪一双眼微红着看她。

“跟踪我?”

明明就在身边,干嘛不出现。

“没,我顺路。”胡染拿出一包糖,“给带的。”

‘啪’的一声,糖被拍到一边。

胡染的一双亮眸看着他,丝毫没有生气。

俊俏美女穿白T恤衫户外靓丽写真

“滚出去!”陆金豪指着门外。

胸膛上下起伏,他气得不轻,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些什么。

胡染下了床,走到门前,陆金豪才后知后觉,自己想念的人出现在他面前了。

“……”

话还没说完,便听见门被反锁的声音。

女生转头看他,“陆金豪,我喜欢呀。”

“我不信。”

“没关系。”胡染隐身,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我信就行。”

再一显身,她将男生按在床上。

女生的衣物不知何时褪下,她光洁的肌肤让陆金豪的眼神不知该往哪放。

“团长说了,女人要在上面。”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陆金豪挣扎起来,“胡染,别再耍我了!”

“没耍啊。”胡染俯身亲了他一口。

陆金豪红润的眼眶,让她心里更加沉重下来。

“从始至终,我都是认真的。”

她抱住他,语气清晰传入他的耳中,“真的。”

陆金豪眼前白花花一片,如果他真的这辈子都戒不了糖了,就只能勉为其难和她在一起。

真的可以吗?

他说不出话来,沉溺在糖罐中。

……

通讯一直在亮,乔琛翻了个身,习惯性地将小姑娘搂在怀里。

绫清玄戳了戳他,“有人找。”

“唔……再睡会儿。”

他没有赖床的习惯,但执行长身份部长不给他恢复,他现在进行监督服务的只有绫清玄一人。

他双眸紧闭,睫毛微颤,毫无瑕疵的脸上引诱着绫清玄去捏。

“亲爱的?”

被捏清醒,乔琛看着她。

“接通讯。”一直亮很闪的!

乔琛接了,那边传来陆金豪的声音,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之后,乔琛才开口。

“恭喜。”

随后他挂掉了通讯。

“他怎么了?”

乔琛简单概括,就是陆金豪被胡染强上了,还被戴上了手环。

绫清玄觉得这届女主可以的啊,做事真是随心。

不过胡染之前都憋着,这次却直接去找陆金豪,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去找他。”

绫清玄说着就要起身,被乔琛拦住,“亲爱的,怎么这么关注他?”

因为他是被女主宠幸的男人啊。

绫清玄一本正经,“给他喂狗粮去。”

两人到了陆金豪家里,这货正准备拿锯子打开手环。

绫清玄一副过来人的目光看他。

陆金豪立刻拉住衣服,遮住了那些暧昧的痕迹。

“们怎么来了?”

他正生气呢,一醒来胡染跑了,还有这手环,她还真的给他戴上了。

“给送东西。”绫清玄把一袋二十斤的金牌狗粮放到他桌子上。

陆金豪抽搐嘴角,他家又不养狗,她送这个做什么。

见他还在意着手环,绫清玄道:“分部长跟我说过怎么打开手环。”

“怎么打开?”

“把胡染干掉。”

陆金豪选择没听见。

绫清玄靠在乔琛怀里,真遗憾,没人和她一起干掉女主。

【宿主,求好好做任务吧。】

本座这不正在小家伙怀里刷好感吗。

【……】好像没什么问题。

目前反派好感度到了九十,还差那么点,不过相比一开始的负好感,这简直让zz热泪盈眶。

“陆金豪,喜欢胡染吗?”

绫清玄看着这两个孩子就是纠结,虽然说上就上是个爽快作风,但隐瞒也太累了些。

陆金豪支支吾吾的,最后咬牙道:“喜欢啊,喜欢到想把她铐起来关住。”

小姑娘义正言辞,“这是犯法,小心我举报。”

陆金豪:……不是让我说的吗!

“叶凌,之前不是邀请我加入的盗团吗,我要加入的盗团,成为副团。”

部长在这听到恐怕会吐血吧。

绫清玄点头,拍了拍那二十斤的狗粮,“可以,先把这个吃完。”

陆金豪一脸为难地看着乔琛,谁知乔琛点头附和,“我家亲爱的是团长,听团长的话。”

真吃?

陆金豪做不到,所以他象征性地捏了一颗吃。

味道好像还不错,像烧烤。

“为什么突然想加入?”乔琛问他。

“我看她挺听叶凌的话。”

绫清玄是团长,那他成为副团,是不是也听他话了。

对于他这种异想天开,乔琛表示,他们这兄弟做不成了。

陆金豪按着额头,随后严肃道:“在戴思思被捕之前我就预测过,胡染会被范严杀掉,捉住戴思思之后,我又预测了一遍,胡染还是死了。”

“她是女……我们团的得力团员,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胡染女主光环加身,没做什么坏事之前,天道都不会对她惩罚什么。

陆金豪并没有被安慰到。

“给了她什么任务,她还没完成?”

通讯的时候,胡染说过会好好完成任务。

绫清玄摇头道:“是她自己的任务,没完成之前,我喊她也不会回来的。”

zz,胡染的隐藏身份是什么?

【剧情未开启,我这边没有资料。】

绫清玄心里有那么几个人选,她打开通讯,跟总部部长发了消息。

随后她抽出两把灵剑,让它们寻找胡染和晶体的气息。

灵剑:……我们不是这样用的!

而乔琛被陆金豪拉到一边,叮嘱道:“兄弟,他们团的女人都太可怕了,以后一定得小心点。”

“她不可怕。”就是凶萌凶萌的。

有些话难以启齿,陆金豪想拍他的肩,被躲开。

陆金豪怒道:“哼,嫌弃我?以后也是在下面。”

反正预测里乔琛和他遭遇一样都在下面,难兄难弟。

乔琛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耳尖染上梅色。

“的预测有失准头。““那等着。”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